嘴炮

严格来说不是万玛!是玛万!

就,忍不住的想看万受的文,然鹅我又疯狂迷着原配向,于是现在巨想写一个类似这样的长篇: 大概就是Magda是女alpha,年轻气盛,到处撩o,Erik是男omega,桀骜不驯,满心复仇,当年俩人因为一夜情疯狂坠入爱河,然后Erik发现自己怀孕了,还是俩,Magda各种苦劝他别复仇了,留下来吧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,Erik坚决拒绝,大半夜悄默声跑了,九个月后给Magda送来俩孩子,说她是孩子的爸,让她好好养着,又跑了,多年来抛头露面,各种搞大新闻。Magda这边就更惨了,她一个只会撩o的耿直alpha又没有啥育儿经验,突然扔给她俩孩子让她养,她得既努力工作赚奶粉钱又要无微不至的看孩子,又当爹又当妈,应付各种经济、家务、青春期、超能力问题,和警察打交道啦,和歧视变种人的喷子互怼啦,机智推拒七大姑八大姨安排的相亲啦,那都是家常便饭,好不容易和wanda、Peter一块轻轻松松看个电视,还要为突然出现在新闻频道里的“万磁王”捏一把冷汗。

总而言之,她总算是在wanda加入复联,Peter加入X战警之后熬出头了,狗血的生活也把她历练成了一个处变不惊,无所畏惧,“什么大场面老娘没见过”“变种人有啥可怕的,老娘还睡过一个养大两个呢”的全能alpha,听Peter说Erik就在x学院,直接坐飞机牛逼哄哄的去找Erik,Erik看见自己的alpha突然出现,转圈懵逼,冰山脸秒破功,Magda见了孩子妈那也是各种又爱又恨,最终屌里屌气的俩人还是再续前缘,日常发糖了


以及说下我对于abo世界观里“爸爸”妈妈”称呼的理解,我感觉在abo情况下就不能用简单的男性女性来衡量称呼了,“妈妈”的意思是“母体”,即孕育生命者为“妈妈”,“爸爸”即“使母体受孕者”,so,我觉得凡omega不分男女都是“妈妈”,alpha都是“爸爸”,这样一想也不是很雷了(仅仅是个人意见!)


不吃肖万的勿入,辣眼后果自负

         我也不知道要表达个啥……明明是肖万,写着写着好像成了肖×David?不管了反正也是一种另类的肖万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 古巴一战的最后肖爸爸发现了Erik试图操控一缕金属丝从后面偷袭头盔,就干脆打晕了他,打算解决完了外面那群准备发射导弹的人类以及Chales一行人以后把他带回地狱火,但是在打斗过程中突然听到潜艇里传来枪声,是Moira趁众人不注意悄悄潜入潜艇里,开枪杀了昏厥中的Erik,用金属子弹。


        虽然最后还是战斗力占绝对上风的Shaw一行人凯旋回到地狱火,但是Shaw却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,Erik的身影无论怎么用理智控制都挥之不去,这是他不知多少岁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的失态,他知道自己对于Erik不该有如此浓烈而又深刻的感情,诸如想跟他上床的那种爱意之类的,而应该是一个铁面无私的导师,一个高不可攀的领袖,一个青面白牙的仇人,一个……creater之类的角色,就像弗兰肯斯坦之于怪物,既创造了他,又毁灭了他。


       不知道出于一种怎么样微妙的心理,Shaw分析了Erik的基因和脑电波,真的像弗兰肯斯坦一样偏执地打造了一个机器人,取名David,与小Erik几乎一模一样的容貌,只是是金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 Emma不耐烦地想干嘛那么麻烦啊我的天,你干脆把他造成和Erik一模一样的然后给他取名为Erik不就OK了嘛,你明明就是爱着Erik想造个替身还不承认,那帮正派炒cp的时候卖个傲娇人设也就罢了,粉丝就吃这一套,你一个活得比王八还长的老变态还这么傲娇,有毒啊简直!
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Emma没敢吐槽,毕竟Shaw身上总是散发着运筹帷幄的领袖威仪,这让她很清楚这话不合时宜。


         Shaw不会读心术,但经过这么多年与人类领导者的谈判周旋,早已人情练达,他知道Emma在想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 不是这样,他想。他只是认为,天下再不配有任何事物,可以与小Erik,他最完美的作品比拟。


        David很完美,当然,也很听话,就和他曾经希望Erik做到的那种听话一样。有时看着David,Shaw会恍惚间觉得,他的小Erik还好好的,就像现在这样站在他面前,但David水光潋滟的眸子里的温顺和信赖却告诉Shaw,这不是Erik。Erik的双目只会仇视着他,像峭崖缝里刺棱出来的一株倔松,像北极夜空里孤高的翠色极光,像……努力把自己脆弱的脖颈藏起来的小兽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 Shaw明知道David没有灵魂,却还是每每在看到他的眼睛都时候,难以自拔地沉沦。

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X战警突袭了地狱火,一束镭射直打Shaw的胸膛,他正待接招,一个身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 是David,他被撕裂成了两截。


       Shaw把David带回了地狱火,修复了他断裂的身躯,David用一种复杂而真切的目光望着他。只是Shaw直觉认为,有一些别的什么已经修复不了了,小Erik绝对不会毫不犹豫的为他挡下攻击,经此一役,现实愈加无情的提醒Shaw,这不是Erik,永远都不是。


        Shaw难得地开始纠结一个心理层面的问题,David毫无疑问不仅拥有着Erik的全部优点,还比Erik更加听话,更加忠诚,更加不渝地陪在他身边,就像他一直想要求Erik做的那样。这令他喜欢,但不令他爱。他爱他的作品,他的小Erik,爱Erik的全部,不论是他喜欢的那部分还是不喜欢的那部分。所以,很奇怪,他不喜欢小Erik总想逃离他的身边,但也正是如此才是一个真正的Erik,他爱的那个小Erik。


         Shaw不会容忍,世界上有David这样的一个存在,能如此牵动他的情绪,让他分心思虑这样的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 把David骗进销毁室的时候,Shaw感觉自己应该是没有犹豫的,清脆的落锁声响起,喷头里倾洒出白茫茫的腐蚀液,将David一点点化为灰烬,也吞没了他的挣扎拍打,Shaw听不见David在喊什么,只是从他竭力一张一合的口型中知道,他在问Shaw,为什么。那双绿眼睛里没有流出泪水,却流出了铺天盖地的悲哀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三天后,Shaw发现了一个无情的事实。


        David是按照Erik的基因和脑电波分析结果制造的,也就是说,他的思想,性格与人造细胞里的基因,完全就是他的小Erik,之所以对Shaw如此忠诚,并非因为不会愤怒,没有感情,只是因为这一次,没有发生过Shaw杀掉亲生母亲的事件。


       那本来就是他的小Erik,那本来就是在没有仇恨,没有伤害的情况下Erik对他的态度和感情。上天给了他又一次机会,是他,再一次亲手毁了这一切。


       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隔壁班两个女的婊里婊气在背后造谣生事,乱编排我,被我发现了就到处跟人哭着说我欺负她们,因此我这几天很暴躁,标题也取得很暴躁,借着愤怒的力量一晚上时间敲完一篇😂,能坚持到这的同志们辛苦了








无法堵住自己爆哭的嘴

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…
好……好像突然吃了某种邪教……
【惊恐茫然懵逼不知所措像快银见到万磁王时的脸】

X战警里的肖万……天啊……

卧槽老万你这个女儿控
不要儿子了是吗😂😂😂
你不要的话我就拐走了啊!(自挂金门桥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忘了图源哪……
在没疯狂迷上老万的时候就觉得有意思存惹,现在看到突然觉得应景(我不是黑粉啊超爱他们的爱到深处自然hei嘛)

侵删
lof小透明送给各位大可爱一个新年么么哒~(^з^)-☆爱你们哦😊

12:09不想睡

辣个……这个从头到脚都透露着粉粉哒气息的老爷子是不是教授啊,怎么看怎么像……
😂😂😂

停下
停下
我喘不过气来了
又有什么抓住了我的心脏
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
上次的老毛病又犯了
我难受
我该怎么办
好痛苦
像是心脏上长了毒瘤
脑海里总是莫名其妙的
出现好多痛苦的事情
这到底是怎么了